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z] 极限编程—ExtremeProgramming

ExtremeProgramming(极限编程,简称XP)是由KentBeck在1996年提出的。KentBeck在九十年代初期与WardCunningham共事时,就一直共同探索着新的软件开发方法,希望能使软件开发更加简单而有效。Kent仔细地观察和分析了各种简化软件开发的前提条件、可能行以及面临的困难。1996年三月,Kent终于在为DaimlerChrysler所做的一个项目中引入了新的软件...

查看更多...

分类:网络文摘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6 | 查看次数: 3648

[z] 机构膨胀

犹太人卡尔 迪罗先生经营着一家五金公司,由于业务拓展的需要,公司招聘一批新员工。在新员工培训的大会上,他给这些新员工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家公司淘汰了一批落后的设备。

  董事长说:“这些设备不能扔,找个地方放起来。”于是,专门为这批设备修建了一 间仓库。

  董事长说:“防火防盗不是小事,找个看门人。”

  于是,找了...

查看更多...

分类:网络文摘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6 | 查看次数: 3811

[Z] 结对编程


在 XP 中,所有的生产代码都是由结对的开发者编写的。大多数开发者都从不曾有过与另一个人一起实际编写代码的经历,刚开始会感到有点不习惯。结对编程通常意味着两名开发者共享一台计算机。一个人键入代码(“司机”(driver)),另一个人帮他指路(“领航员”(navigator)或称“伙伴”(partner))。如果司机被困住了(或失败了),或者如果领航员有一个好主意但不通过键盘输入就不能很好...

查看更多...

分类:网络文摘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0 | 查看次数: 3973

刷大梅沙,我去大梅沙了,我是人了

“这个周末我再不去大梅沙我就不是人” 呵呵,我去了,我是人了。 今天的路线:景田北——>东门——>莲塘——>沙头角——>盐田港——>大梅沙 3点从家里下楼,天气闷热,慢慢磨蹭到东门,路上遇到了小龙他们在给明基作宣传。 到东门已经4点,小L他们准备刷去莲塘,我就在那儿等,看看还有谁来。因为昨天已经有人刷去西丽了,因此今天到了4点半没什么人来,而小L说5点半才出发,我就不等了,我还是去大梅沙。 玩了一会儿,我独自一人踏上征程。 在罗沙公路上的辅道拍了两段双推的视频。 很快就到了梧桐山隧道,按照惯例,搭车过隧道。到沙头角海关站下车,继续向盐田港跑。从沙头角到盐田港,是最舒服的,有两段水泥路面,没有什么车。偶尔有车经过,车上人很友好的打着招呼,因此一路上心情不错。双推着,很快到了盐田港,不能上高速,只有从海边的山路走,上山很累,坡太陡。一路上车辆行驶的很慢,因为是下午,塞车很严重,我不断的跟身边的车里的人们聊着,然后超过去,冲下坡,再上坡... 到大梅沙时6点过几分。车全在山上堵着,大梅沙沙滩前面的路上却没有车,这段路是柏油路,但是非常平整,我一口气由西跑到东,去超市买水,拍照,然后脱鞋去沙滩。 找了个有座...

查看更多...

分类:刷街狂人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98

这就是生活?其实不是

昨晚2点多睡的,而此时也快1点了。

老妈在这边的时候,我还会在12点左右睡觉,她回去没多久,怎么我又开始夜猫子生活了呢?

记得有一段时间在深圳,我没有去某家公司固定的上班,那时候养成的习惯是晚上做事上午睡觉,下午出去玩。

除了下午5点钟吃的喝的东西,回来后只是喝了很多水,在沙嘴吃了几根香蕉,现在喝了两听金威,一个鱼罐头,抽着烟(拜托,如果不了解请不要说我酗酒,也不要说我经常抽烟,我一点都不喜欢)。

我知道我的胃这样下去迟早还会出毛病。

我知道这样下去也许我真的活不到30岁。

8点多下去刷新洲路,然后在沙嘴溜冰场遇到了东门的66,也遇到了深圳大学的李浩他们。没有摔跤,状态良好。路上的时候感觉越来越好,刷马拉松的时候应该会拿好名次的,我这样认为。

但是。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却感到悲哀。

我有些愤怒,却找不到根源。

打电话的时候,我告诉老妈,我不想继续这样了。老妈说,那就好好找一个好姑娘,春节带回家来吧。

我没有说,我春节不会回家,几年来如此,今后也会如此,我的生活注定常人不能理解,但是天意如此,我欲何求呢。

分类:深圳天空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710

关于同学十年后重逢的话题

起因

还是在上周早些时候,收到老同学的信息,说她会在周末来深圳出差。于是从周五开始我就在关注着她的行程,的确是非常期待的重逢,因为毕竟有差不多10年没有见面了。

台风

周日的台风据说造成华南地区30多人死亡,而她所乘坐的飞机,也被迫在广州停了下来。打了很多电话,发了不少短信,还以为他们等天气稍好就会起飞,结果一直到晚上都是电闪雷鸣。

重逢

有时候说命运也好,缘分也好,什么什么也好,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造物主事先安排好的。该来的总会来,不论多么遥远。

周一中午,在公司楼下的岁宝明星店,老同学终于出现了,呵呵,就那么远的一眼就看到了她。

平常难得见到的笑,此刻无需掩饰的,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你好啊,老同学!”

感慨

吃饭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我们谈到了阿萍,他们都是福建人,上学的时候又是同一个宿舍,算玩得比较好的,无话不说的那种吧。我发现我在如此坦诚的说起阿萍的时候,竟然再没有了任何其他的感觉,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老同学算是最清楚的了,甚至于阿萍现在的近况,她也比我了解,2年来我心里不再有火花,因此阿萍的一切我都不再放在心上。席间谈到她,我却一点都不想知道她现在怎样,我这才发现原来当我爱的太深时,伤得也太彻底,我宁愿把自己裹起来舔舐伤口,而后重生,当我重新抬起头来时,我就再不是原来的我了,虽然我并不想这样,但是未来的路还要走下去。

彼此感慨了一番往日的岁月,才真正发觉大家都老了,10年的岁月可以改变一座城市,自然可以改变一个人。

老同学说以前上学的时候觉得我比较孩子气,偶尔还有些小性格,现在却成熟懂事了很多。查看更多...

分类:时光漫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97

奔波在阳光下,停在窗前


NND,这个三文治一点都不好吃


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

早上起得比平常晚了10分钟,闹钟响过两次之后,我又睡了过去,因为今天不需要到公司打卡。8点20顶着早晨的烈日,我来到景鹏站等111路bus。

在莲塘还算顺利,由于昨天整个下午没有人给我倒水喝,因此今天去之前我就学的比较聪明,买了一瓶红茶带着。

中午回到公司屁股还没落下,就来香格里拉见菲利普。

我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I'm sorry for my English.” 哈哈哈,困难哪,着急啊~~~~~

外面热的要死,菲利普先走了,我一个人坐在这里,懒得动,窗帘外面是建设路,我们最初坐火车来到深圳时,见到的两旁的高楼大厦就分布在这里。而此刻我坐在这里,回想起来感觉仿佛隔了两个世界。

在硬盘里翻着,又打开了720的《咖啡的智慧》,之前看过一次,就记得了一件事——除非停下来别无选择!

因此此时我停下来,在上班的时候坐在咖啡厅里喝着黑啤,努力想要清空自己以便能够思考更多问题。可惜,在这样一个我无意停下来的下午,这里却一点都不安静,于是开始听《莎莉花园》,开始码文字。

从莲塘回来的时候在车上想起了外婆,又想起了一些事,我好庆幸,我从来也没有今天这样能够把一些问题想得如此透彻,也许人生真的只有在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之后,才会变得淳厚...




现在回到家了


查看更多...

分类:深圳天空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45
曾经在Deepray.com上出现过的帖子们,你们安息吧!阿门,虔诚地说一句:你们曾经被我看到过!
分类:深圳天空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