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Ace of Base  -《Unspeakable》

播放音频文件
分类:啤酒音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53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播放音频文件


如果你听不到,请去掉IE的“总是以UTF-8方式发送...”选项




----------------

晚安,北京
词曲:汪峰

我将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伴着国产压路机的声响
伴着伤口迸裂的巨响
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风会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带着街上乞讨的男孩
带着路旁破碎的轮胎
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我曾在许多的夜晚失眠
倒在城市梦幻的空间
倒在自我虚设的洞里
在疯狂的边缘失眠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我沉得越来越有些疲倦
听着隔壁提琴的抽泣
喝着世事煮沸的肉汤
越来越有些疲倦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分类:啤酒音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49

球队成立首战


分类:深圳天空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70

一剪梅,万丈阳光照耀你我

播放音频文件

费玉清版


播放音频文件

张明敏版


播放音频文件

黑鸭子演唱组合版



非常喜欢那句“真情像草原广阔”开始的感觉,多少年前听到的优美歌曲,一直在心里回响——无论是张明敏或是费玉清的声音。


真情像草原广阔
层层风雨不能阻隔
总有云开 日出时候
万丈阳光照亮你我
真情像梅花开遍
冷冷冰雪不能掩没
就在最冷
枝头绽放
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雪花飘飘北风啸啸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
心间
雪花飘飘北风啸啸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
心间
分类:啤酒音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48

华南虎事件,要说,不怕“敏感”!

其实许多挺虎者或“中立者”的口吻也是这样,他们不断地说“照片是真是假关你们什么事”、“有没有老虎与你们何干”,他们很委屈:只是想搞个几千万经费,又没偷又没抢,也不是贪污,为什么会搞得天怒人怨,一片喊打之声?  
      
当一个神志正常的、有良心的人看到那张谬误百出的照片,看到那些荒诞可笑的言行,想要哈哈大笑时,却发现尊敬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们一本正经地宣布华南虎的存在,那种不解、疑惑、愤怒乃至恐慌,是“挺虎派”们永远无法理解的!!!
        
我没办法理解,一个简单明了到类似于光头上的虱子般的事实,为什么会在40多天的时间里,争论不休?这些天我似乎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四周是浓稠得化不开的黑暗,那种无力和郁闷的感觉告诉我:要么是我疯了,要么是这世界疯了!!!
        
老虎墙画的出现,证明了至少我是正常的!!!所以我们的激动兴奋乃至痛哭失声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是我实在是小觑了某些人类的无耻下限!在如山铁证面前,专家仍然在死撑,五毛仍在乱舞!他们还在告诉我们“照片的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护老虎!”、“执着于照片的真伪是没有意义的”。
        
他们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傻?哪怕镇坪有一千一万只老虎,也没办法掩饰这场从上到下联手制造的闹剧,没办法挽回这两年本来就低得不能再低的学者信誉和政府公信力!!!

(以上内容是我想说的但不是我说的)

查看更多...

分类:杂乱无章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80

就像当天第一次来到深圳

前天的下午,我们坐在东门中海二楼,外面是层层叠叠的高楼,广深铁路的高架桥上有和谐号驶过,不远处就是深圳火车站,那感觉就像当天第一次来到深圳。

那天我和非洲佬他们共三个人第一次坐火车来到深圳,看到的就是两边的高楼大厦,在秋天下午3、4点钟的时候,格外诱人。我们当天去了遥远的南山区,当晚睡了120块钱的旅馆,第二天,在我们租到的350元/月的潮湿小屋里,做第一顿饭,喝酒,然后展望着在深圳的未来。

7年后,非洲佬早已真的去了非洲,我也随着一次次的搬家,离开了那些城中村。

每次从广州回深圳,快到罗湖火车站时,或者乘车经过爱华、赛格,然后一路向西,驶过深南大道时,就会总是想起曾经的感觉,那天我们第一次来到深圳,就爱上了这座城市,我们一次次离开又回来。

特别是这个秋天的下午,我们坐在东门中海二楼,外面是层层叠叠的高楼,广深铁路的高架桥上有和谐号驶过,不远处就是深圳火车站,那感觉,一生都难以忘怀。
分类:深圳天空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02

长刷,2008再见!

还记得今年春节我背着轮滑鞋走出地铁在罗湖口岸等小齐和老暴时的场景。

2008年春节,说好跟小璇一起刷去广州的,却意外的无法如愿,不论怎样都让人感到十分遗憾。我在rollerfun上建议把这项活动变成深广两地66的盛宴,那样,以后我们都还有机会。

而明年,我将独自上路,再次踏上深圳前往广州的遥遥征途。

在一个城市待久了,说话的语速、做事的方式,都明显带着它的特点,深圳,是一个充满着竞争、压力和速度的海滨城市。这是一个在北京,在上海,在任何一个我曾经到过的城市所没有的。我们需要一个出口,来释放我们的重负,那些日子,我经常去东门文化宫溜冰,那里能够让人忘记疲惫和屈辱,让我看到自己的真正的面目。

在那里,我认识了老暴,常常跟他们一起刷街,曾经他们几乎提起刷街就会提起我,而我在疯狂的刷着深圳的大街小巷的时候,终于迷失了。

直到那一天,有人叫醒了我,我忽然间更渴望做些更有意义,或者说看起来更有追求的事——起码在别人看来,因为我在乎!

于是,当我慢慢疏远刷街的时候,当人们渐渐忘记我的时候,我们刷去了广州,那两天的时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那整个过程可以总结出太多的哲学道理。那些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那些有趣的小事,那个共同的目的地,那么神奇的充满了魔力,吸引着我们。

明年2月,我们再见!



分类:刷街狂人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07